蜀地印迹|廖兴友:家珍公园,一个以彭家珍大将军为主题的书法博物馆 -尊龙人生就是博

2022-03-25 10:40 96375

文/廖兴友

3月,成都青白江区城厢镇,海棠盛开,春色正浓。家珍公园外,护城河畔,复苏的草木倒映在河流清澈的波光里,风姿绰约,整个人心旷神怡起来。一条护城河,一个会客厅,一座绣川书院,一座三清观,一座文庙,一座武庙,3个公园,4条大街,36条巷子,64个充满烟火味的院落,构成了千年古镇城厢的基本格局。

当地人喜欢跨进护城河内的家珍公园晨练,喝茶品茗赏书法。即便是闲逛,也进去。于是有了“外地人来城厢,不去家珍公园逛一逛,等于没来城厢;本地人不进家珍公园门,更算不上是城厢人”的说法。

在我看来,走进城厢,走进家珍公园,就等于走进了一个书法主题博物馆。“家珍公园”大门牌匾,是四川已故文化名人张秀熟先生所题。他不仅题写了公园牌匾,还为公园内彭家珍大将军专祠大门撰联:“千年王网一雷灭烬,将军易水大地春城”。

为什么说家珍公园是书法主题博物馆呢?主要在于这些书法(匾额)作品的作者非同寻常,既有众多书法名家的墨宝,也有包括孙中山在内的革命先驱题词。这些题词的内容,无一不与一位叫彭家珍的大将军有关。

彭大将军纪念堂内,摆放着一份1953年1月6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亲笔签发的第“零零四九四号”革命军人牺牲家属光荣纪念证。纪念证上写道:“查彭家珍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其家属当受社会上之尊崇。除依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人牺牲病故褒卹暂行条例’发给恤金外,并发给持证以资纪念。”

从孙中山、宋子文、孔祥熙、冯玉祥、李宗仁、于右任、陈立夫、林森、孙科等,到胡子昂、楚图南、孙芳、马万祺、沈鹏、李铎、张秀熟、马识途、流沙河等,不约而同地为一个只活了23岁的大将军题词缅怀,在中国近代和现代历史上,实属罕见。

在彭家珍大将军的专祠大门与马万祺题写的彭大将军纪念堂之间的一方土地上,立着一块正后两面由林森、左右两面由戴传贤于1938年题写的“彭大将军家珍烈士纪念碑”。微风徐来,鸟语花香,纪念碑庄严肃穆。

“我老彭收功弹丸 孙文”,这是孙中山先生1912年3月的亲笔题词。这幅书法作品,用漆黑底色的香樟木阴刻,填充金黄色,悬挂在由马万祺题写的“彭大将军纪念堂”内、彭家珍汉白玉半身塑像的正上方。

让我们把时光回到那血雨腥风的年代吧。

1911年10月10日到1912年1月1日,在这短短80天里,发生了两件改变中国历史的事件:一是辛亥革命爆发,一是“中华民国”成立。

要推翻清王朝,首先得除掉良弼。这事谁来干?出生于四川金堂城厢(今属成都市青白江区)的小伙彭家珍自告奋勇报了名。

1888年4月9日,今四川大学的前身、成都尊经书院学部主事彭仕勋的儿子出生,取名家珍。在彭仕勋的悉心抚育下,1902年,13岁的彭家珍考入父亲从教的尊经书院就读,1906年从四川武备学堂毕业后赴日本考察军事。回国后,彭家珍进入四川高等军事研究所。

1907年,在成都起义中,身为清新军第三十三混成协六十六标一营左队排长、连长的彭家珍得到危急情报,立即通知同盟会党人和起义部队马上撤离,避免了革命力量的重大损失。

1911年秋,彭家珍受命奔赴天津,担任天津兵站司令部副官,加入同盟会,任同盟会京、津、保支部军事部长。

清王朝大臣、35岁的爱新觉罗·良弼与皇族成员浦伟、铁良等人成立“宗社党”,良弼任党魁。“宗社党”意图继续维护只有6岁的宣统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皇位,欲延续封建王朝。

1912年1月26日,彭家珍只身前往良弼住处刺杀良弼。彭家珍被一弹片飞伤后脑,于次日凌晨牺牲,良弼在1月29日死亡。2月12日,溥仪退位,清王朝宣告结束。

彭家珍的牺牲不仅让家人痛苦,更让一个女人痛苦万分,她就是彭家珍的未婚妻王清贞。王清贞父母早亡,一直跟随舅舅张蓬山生活。张蓬山是彭家珍在陆军武备学堂的教官,是张蓬山做主将侄女许给彭家珍的。

得知彭家珍牺牲,王清贞作出了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照常过门,为家珍守节。1913年,王清贞嫁到彭家,成为彭家珍的妻子。彭家珍的胞弟、中国现代土壤肥料学家彭家元把自己的四子彭传直过继给王清贞,成为彭家珍和王清贞的继子。经过王清贞的悉心抚育,彭传直考入四川大学,毕业后从事国家公路建设,曾先后担任山西省公路局副局长、总工程师等职务。

彭家珍的牺牲,让时任南京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甚为悲痛。孙中山在《临时大总统孙祭蜀中死义诸烈士文》中这样评价彭家珍:“惟蜀有材,奇瑰磊落,自邹迄彭,一仆百作。宣力民国,厥功允多,岷江泱泱,蜀山峨峨。”

1912年3月29日,孙中山在第51号《临时政府公报》中,以《大总统孙中山令陆军部追恤邹、谢、喻、彭四烈士文》(邹、谢、喻、彭分别为邹容、谢奉琦、喻培伦、彭家珍——作者注)为题写道:“彭家珍则歼除大憝,以收统一速效。”

随后,经孙中山批准,南京临时政府追赠彭家珍、邹容、喻培伦为大将军;追赠谢奉琦为左将军。这是孙中山给予牺牲烈士的最高荣誉。

“我老彭收功弹丸”,是彭家珍牺牲后,发现最早为彭家珍题词的书法作品。这幅作品,相比孙中山1924年题写大家所熟悉的《礼记·礼运》中“天下为公”4个字,提前了12年。

“我老彭收功弹丸”可谓是彭大将军纪念堂内的“镇堂之宝”。这幅书法作品,放笔直书,随意挥毫,不受拘束,结构紧密,雍容沉稳,大家风范十足。刚劲有力中,表达了孙中山对彭家珍舍生取义爱国之心的崇敬和缅怀之情。

1938年前后,一拨政要先后为彭家珍题词。在彭大将军纪念堂内外,可谓是一个以缅怀彭家珍为主题的政要书法群英会。

宋子文的行书,整体上有着浓厚的赵体(赵孟頫)姿态。他在题写的“彭家珍大将军英名万古”中,“英名万古”4个大字,妍美飘逸,表现得淋漓尽致。

著名教育家、诗人、书法家于右任,长髯飘飘,仙风道骨。于右任精书法,尤擅草书,首创“标准草书”,被誉为当代草圣、近代书圣。在彭大将军纪念堂大门外左上方,悬挂着于右任题写的草书“彭大将军”,是家珍公园内及彭大将军纪念堂写得最酣畅淋漓、潇洒飘逸的书法作品。

此外,民革中央原主席楚图南题写的“英名万古碧血千秋”,中国书协原主席沈鹏题写的“万家齐仰举国同珍”,中国当代作家、诗人、书法家马识途题写的“彭大将军蜀之精英,缔造民国奋勇牺牲。仰之弥高望之弥坚,金堂徂豆海内咸馨”,全国政协第八、九、十、十一届委员会副主席马万祺题写的“革命专祠谁配祀,彭家珍贵大将军成仁壮烈,乾坤转,留得英名内外闻”;以及孔祥熙题写的“彭家珍烈士万古长青”,李宗仁题写的“彭家珍大将军浩然正气”,陈立夫题写的“彭家珍大将军义烈千秋”,陈诚题写的“彭家珍先烈名垂宇宙”,冯玉祥题写的“彭家珍先烈民族英雄”,吴伯雄题写的“忠烈千秋”等,不仅各有千秋,艺术价值极高,且字里行间无不由衷地表达着对彭家珍的敬仰之情。

如果把“城厢”两个字拆分开来解释,那么,我的理解就是“收功弹丸之‘城’ ,人文荟萃之‘厢’”。孙中山为彭家珍题词“我老彭收功弹丸”,为“城”做了最好的注脚。

城厢是一座人文荟萃的千年老城,先后孕育出清乾隆十六年的进士高辰;四川名儒,国子监博士谢湜、谢潜兄弟;晚清能臣、佛学大师何元普;川剧创始人之一、秦腔艺术大师魏长生;勇武的大将军彭家珍和善文诗人作家流沙河等众多优秀儿女。

在城厢悠闲地享受着街巷人文风情,累了,在您的身边,不是彭老大酸辣粉,就是田喔味抄手;不是古城酥锅盔,就是黄糖麻饼。吃着这些美味可口的小吃,再细细品味着彭大将军纪念堂那一幅幅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极高的书法作品,就会情不自禁地感受到,城厢不仅有着充满乡愁的烟火味,还散发着文化底蕴丰富的艺术气息、书香味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