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夏金兰:蒸发(组诗) -尊龙人生就是博

2022-05-11 09:48 52118

文/夏金兰

蒸发

侧身挤过一道窄门,我爬上
悬崖,脚底炙热
风吹动文字的偏旁部首,雨浸润
呼吸之间的诗意。复杂的世界
吞下顺从,吞下勇气
吞下相遇与告别

我是一粒露水,只配遗忘
庞大的事物经过时,我在悄悄蒸发
蒸发,也美
我有足够的时间,变小
也有足够的时间,与尘世纠缠
如果还不够,也可以随风摇晃
频频回头,坠入无涯的虚无

雷洞山露营记

夜色延伸出一片荒漠,星空
盖住一群人的狂欢
只有帐篷是沉静的,暂时收容黑夜的
流亡,和草尖上一滴露水的思念
漂浮的床悬挂在半空,被风声围困
而山谷,不断向我所在的位置挤压
热闹消散。灿烂烟花,只剩色彩
声响被空山收购。我无眠,睁着眼
在内心,笨拙地涂改这一夜寒凉

火焰之外

谁来收容我的静默?卡在人生剧本里的
一定是火焰。介于灰烬之前的那一刻
每向上一次,火焰就消失一次
可能还预示着绝望,时间之于万物的
唯一作用,是衰败
而我,服从于水的溶解

盛景

眼中只有一个背影,忽高忽低忽左忽右
你偶尔回头,又继续走
隔空那段路,是大地的一根经脉
一端在我脚尖,一端在你脚跟
我们就这样步入
落日溢出的半亩黄昏

局外人

河滩的卵石与杂草,谙熟了
水的琴音,云的诗篇
它们才是自然的知音。夜风拂过
叶尖露水,我独自在河水低处逆行

抵达

远山卸下翅膀,抵达人世
抵达,是另一种远离
我们,路过大片油菜地
迫切预谋,下一场雨。从一滴水到
一场雨,是时间的虚像
放眼望去,那零星的花朵,像阳光
碎了一地

自由落体

她的唇啄食光阴的碎片
爱像离弦的箭,险些割伤她的耳
时间已收到指令,拧紧了阀门,不让
流水的速度更快
今天的夜,被雨水拉长了许多
影子与影子
湿湿地重叠。他剥着南瓜籽
她从一分一秒里,剥出光线的阴影
一切处于组织的秩序中
候鸟到了归巢的时候
压缩的故乡,已举起双翼

春事

鸟儿起飞,抖落三五片树叶
这是只会让人想到生的季节
叶子那么多,它只抱住树枝
说个不停。一旁,桃花不言李花不语

当我们谈到死亡,跑马灯
迅速照射出一生中遗憾的事
拥抱时,孤独冒出温暖的气泡
拥抱时,一切都还来得及

西山吟

西山那片寂寞的松林,淤积了
漫长的倾诉期,吐露孤独,饥饿
些许饱满。半天时间,我们便一起
消化了一个时代

一棵巨大的榕树,白骨裸露
她的肉身附着厚厚的铠甲
枝桠茂盛,萃取日精月华
安置虚幻和庞大。此刻
我在绿荫下,重建自身的纯粹

风从山脚爬上来,满脸皱纹的少女
抓取片刻自由欢畅,在时间的幻术里
清晰地辨认彼此
这里,记忆和遗忘,旷日持久
我们大可笑着说出伤口。西山早已
熟谙了某种弥合术——天穹与挚爱
永不凋零

【作者简介】

夏金兰,四川遂宁人,文学硕士,高校副教授。写诗与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网站地图